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城事】上海阿姨爷叔在黄金城道上拍拍拍的背后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12/18 Click:

  阿姨爷叔们在太古里的风姿倩影,很快就会出现在他们的朋友圈、抖音、小红书等更新列表里。

  一位68岁的老阿姨,因为发在抖音上的一张照片被粉丝点评不够完美,不服气的她第二天一早又赶到太古里补拍了一张。

  上周六,邱阿姨就拉着老伴去古北黄金城道看银杏树,只见人潮汹涌,一路上都是用手机拍照、拍视频的阿姨爷叔。

  女的丝巾贝雷帽,男的墨镜长风衣,不少老人还现场玩起了在线直播,手势、腔调一点不输年轻人。

  有位穿着红色长裙、头发灰白的老阿姨旁若无人地站在台阶上摆出孔雀舞造型,邱阿姨的老伴忍不住点评:“这是古北杨丽萍。”邱阿姨撇了撇嘴:“她是要发抖音吧。”

  邱阿姨自己就是抖音一族,因此一眼就辨认出同道中人。她每天各种角度自拍,炒菜时拍,浇花时拍,出门遛狗也要按两张。因为不满足家门口那些花花草草,所以把老伴拉到黄金城道来取景。

  玩抖音让邱阿姨找到了很大乐趣,她的抖音账号加了300多个粉丝,每发表一个作品都会引来很多人点赞,这让她很有满足感,也激发她每天想着法子展示自己多姿多彩的生活。为了做出高质量的视频,她让女儿配置齐了自拍杆、三脚架等器材,还在网上买了好几身古装行头。

  邱阿姨的女儿告诉记者:“我妈以前买东西讲的是性价比,现在却讲究起外貌、品相,因为要上镜。上次她在菜场没有买按斤称的水果,而是提了个缤纷多彩的水果篮回家,连5岁的孙女都知道,外婆这是要发抖音了。”

  太古里、黄金城道等如今都是阿姨伯伯们的天下,他们不厌其烦地各种摆拍,就是为了积累充足的视频素材,好回去做抖音,而要制作一段让人满意的视频作品,需要很多技能,不仅会摆POSE,后续还有剪辑、美颜、配乐、写文案等环节。为了让自己的作品赢得更多粉丝,很多老人一头扎下去,乐此不疲。

  今年3月,他把父亲从安徽老家接到上海来住,父亲很不适应,因为周边没有一个可以聊聊天、下下棋的朋友。看到父亲落寞的眼神,大昆就在网上为他下载了一款棋牌游戏。一开始老人连鼠标也不知怎么点,后来越玩越顺手,每天要打四五个小时才肯罢休,有时竟然还和小孙子争起电脑。

  “看他久坐不动,我得时不时催他站起来走走。”大昆说,听说连续刷手机可能会得干眼症,老爷子才有点收敛,可是没过几天,网瘾又犯了。

  在一家文化事业单位工作的朱涛发现,73岁的老妈最近成了手机控,一没事就捧着手机刷。白天她把孩子送去幼儿园后,买完菜就赶紧回家,然后玩几个小时手机。晚上吃了饭后,直接坐在沙发上刷小视频,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不挪窝。

  “以前,老妈的生活很规律,白天会出去逛逛,和姐妹聊聊天,晚饭后出门跳跳广场舞。现在她的生活全是手机,有时看得太入神叫都叫不答应。”更让朱涛感到无奈的是,老太太晚上洗漱完躺床上还要玩手机,有好几次十二点过了推开她的房间门,还看到她手机屏幕亮着。

  最近,朱涛还担心起网络购物。因为沉迷于短视频平台上的直播,老太太听从主播推荐,买了很多便宜货。朱涛说,其实家里并不缺这些东西,老太太听了很不高兴:“我花的是自己的钱!”

  朱涛的同事老吴也有类似的担心——他的父亲同样沉迷网络。吴老伯看了网络直播,贪图便宜,买了不少,可不少都是山寨品。

  “老人一开始还不相信买了假货,非要我带他去柜台验货,然后再帮着他联系退货,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几天。”即使这样,老人还是网瘾不断,家门口的公园近在咫尺,可父亲就是刷手机,也不愿出去走走。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50岁以上网民群体占比为26.3%,人数达2.6亿。随着“70后”、“80后”逐渐迈入老龄,互联网银发族的数量还将大大提升,届时网瘾老人也会更多。

  如何让老人去除网瘾?朱涛曾作出尝试,为了让母亲少玩手机,他在手机里设置了“青少年模式”——到点了会提醒休息,如果还继续刷的话,会自动关闭。有一次老妈刷了三个多小时抖音,突然黑屏,抖音打不开。重启之后,依然无法打开,她急得连忙电话召回儿子来修手机。

  由此,朱涛也做了自我反思:“退休后,我妈的空闲时间大大增多,而我们平时又忙于工作,缺少陪伴,这样容易让她感到孤独和空虚。老年人每天对着小屏幕,看似解除了孤寂,但如果不与外界接触,时间一长,只能是饮鸩止渴,老人的孤独感会更强。”现在下班回家,他会主动和母亲聊聊天,周末,他会带上母亲一家人一起出去走走、转转。

  采访中,相当一部分子女认为,老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刷抖音、晒朋友圈,这是因为这部分满足了他们的社交需求。职场中人在朋友圈里有种种顾虑,他们会在意同事怎么看、领导怎么看,而老人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他们很乐于展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挺真实。

  除了健康上的关怀外,对老人精神上的支持也很重要。作为高龄游戏玩家,刘阿姨曾有过不小的困惑.她告诉记者,自己有过被踢群的惨痛经历。她玩《刀塔传奇》,这是儿子给她推荐的游戏。为了交流技能,她加入了一个游戏QQ群。刘阿姨的游戏ID叫“皮皮的外婆”,群里年轻人看到这个名字,问她多大年龄了,刘阿姨如实回答,结果立马就被踢了出去。

  “在这个低龄玩家占绝对多数的游戏圈里,像我这种年龄的老人家是不太受欢迎的。”刘阿姨意识到,自己的年龄在游戏的世界里是个敏感词,尤其是在玩线上多人联机的游戏时,这种歧视几乎就是冲着年龄来的,往往与实际的游戏水平无关。痛定思痛,她改了网名。

  在社交网络同样有这样的偏见。一些用户对老人发的小视频非常苛刻,有人会说一些风凉话,比如“你不属于这儿,你太老了”等等。有的网友知道老人的实际年龄后会直接拉黑。“如果拍得太难看,会被骂的。”

  68岁的蔡阿姨年初刚触网,注册了个抖音账号,拍自己的日常生活。一开始,她总是被嘲笑:“阿婆,你又老又土,还是少露脸吧。”她气得直接怼回去:“我拍了自己看,你终究也会老的,你除了喷子还会做什么!”

  一些市民认为,相对年轻人,老人学习新游戏、新玩法也会更费劲,在这样的玩家文化下,会让一些老人选择匿名、更改年龄,不愿大胆地展现自己。有时他们更愿意守在一个十多年的老游戏里一天一天地玩下去,或者在一个老的社交平台上一天天老去,而造成一种新的“数字鸿沟”。

  “我们身在互联网数字时代,不可能让老人独自远离互联网,互联网不是年轻人的专属,老人在网络上的活跃正说明了互联网向纵深发展。”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应用心理学系教授崔丽娟认为,对于老年人的“网络依赖症”一方面要正确引导,趋利避害,另一方面对于老年人玩游戏、刷抖音的探讨应该有更多的维度,社会对老人群体应给予更多宽容和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