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华为张修征:随需而变政务云发展进入应用创新的黄金发展期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11/03 Click:

  6月24日,“长沙·进而有为 华为云城市峰会2021”的现场,华为中国副总裁、中国区云业务总裁张修征指出:“从第一朵政务云的诞生到今天,十余年间华为一直是中国政务云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今天,政务云真正迎来了应用创新的黄金发展期。”

  中国政务云的发展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华为是亲历者也是见证者,而作为政务云建设的重要参与者,截至目前,华为已经参与建设超过38个国家级、40个直辖市级、530个市县级政务云项目。

  基于这样丰富的实践经验,张修征认为:“建好政务云只是第一步,持续运营才是关键。在实践的过程中,华为也在不断地探索真正适合城市政务云发展的模式,就是在本地建立本地的运营团队,落地政务云基地,全周期、属地化为政府提供服务。目前华为云在全国有属地化服务的运营基地达到150多个,包含了有研发孵化能力、实验室、展厅的基地创新中心多大50多个,精品样板点10个。”

  而政务云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每个阶段都是因需求而生,但也会出现各种问题,也因不断解决这些问题而再度发展,在发现需求,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实现不断演进。今天回头看政务云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在政务云1.0阶段是上云,从线下数据到云上,即从线下的一个个的烟囱到线上的软烟囱,实现了资源的汇聚,可以看出,这个阶段政务云以“资源”为中心,以基础服务实现资源集约化建设。

  而迈入政务云2.0阶段,则进一步演进为以“数据”为中心,打通数据共享通道,进行应用迁移升级,也实现单个业务的智慧化。

  而随着优政、兴业、惠民等现实需求的进一步提升,政务云走向3.0 阶段,在这个阶段政务也必须从“量的增长”迈向“质的提升”,张修征指出,政务云3.0阶段的核心就是政务一朵云,一城一云,以业务为中心,整合应用和服务,解决跨域数据融合,加速业务创新,并形成开放的SaaS生态。

  今天,政务云真正迎来了创新的黄金发展期,但步入新的发展阶段,政务云又将在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到底是以政务智慧底座赋能新型智慧城市,还是只要建设了城市大脑,城市就有了智慧?

  张修征认为:“我们既要从更全面的视角来看城市的未来发展,又要充分认识到当前所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在认知层面,不能只注重技术而忽视智慧城市中涉及到人文内涵和治理理念的升级,导致脑手不协同,出现短期主义;在实践层面,顶层设计与端到端的体系化缺失导致了数据协同弱,机制保守、发展不均衡,重建设轻运营,难以实现全局的整合和创新。”

  张修征认为,打造城市智能体,让城市能感知、会思考,有温度,可进化,是实现新型智慧城市的最佳路径。华为云也正式将政务解决方案正式升级为“城市一朵云”,为新型智慧城市的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今天“城市一朵云”已经在落地并扎根长沙,以“一主多辅”“多云融合”“自主创新”的新模式,实现了智慧治理、惠民服务、产业经济、生态宜居的多项最佳实践。

  在长沙“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让家住芙蓉区的王娭毑也体验了一次高科技,点点手机就抢到了红包,买了一桶油!一箱米粉!她笑道,常听电视上讲数字经济带动城市发展,这次算是眼见为实了。或许王娭毑不知道,这次活动的背后有超过130万的用户同时在线,峰值资源消耗是平时的百倍,但基于长沙“政务一朵云”的支持,用户体验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许多市民形容用“我的长沙”APP抢数字人民币红包的应用如丝绸般顺滑。

  长沙“政务一朵云”真正做到了线上有温度,线下有速度。而这样的故事还在许许多多的城市上演。市民李叔叔,最近腿脚不好,一直担心自己要去政府办的事儿给耽误了,街道办工作的邻居让他下载了政务软件,惊喜地发现,原来现在不用挨个窗口跑,办啥事可以线上进行。

  同时,我们也见到了越来越多“新型智慧城市”的场景发生在我们身边。市民赵哥以前经常说,现在车真是越来越多,在小区里找个停车位都要找半天,最近这种状况有了好转,小区完成“5G+AI”技术部署,升级成为了“智慧社区”,可以实时进行车位查询,省了不少功夫。

  在大楼当保安小张,最近有了新的工作装备——华为手环。这个手环可不简单,不仅有烟感检测、高客流预警,还有高坠风险闭环处置等高性能应用,小张常跟朋友炫耀,“我们大楼可是城市最小管理单元数字治理的试点,我这也是走在科技前沿!”

  当越来越多的城市上空飘起这样一朵“惠民便民的”云,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了巨大的改变,从点点手机订外卖到政府办事不排队,不止生活越来越智能,整个社会也在变得越来越智能。

  政务服务的本质是服务人民,作为面向新兴智慧城市建设的一股重要的支撑力,华为云政务云从 2017的230+发展到2021年5月的600+,其中包括国家级项目38个省/市直辖市项目40个,市县政府和委办局项目530多个,短短几年时间,增加了260%。